天堂伞下的简单爱情

发布单位:芜湖天堂伞冰冻街专卖店 发布人:管理员 发布时间:2007-12-27 17:09:00 关注度:561
  对于一个沉默寡言的人而言,他在许多方面都会处于劣势。一个不爱说话的人是不会引起重视的,甚至不会引起注意。我就是这样一个不爱讲话也没有人注意的角色,大学上到了第四年,仍然单身一个人。但这并非我的本意,看到校园里那些出双入对的善男信女,我时常羡慕不已。 
大四的课程少,没有女朋友的人时常会感到孤单。那些常说自己早已习惯了一个人的人只不过是在自欺欺人。 
工作似乎比女朋友更容易找到,大四刚开学,学校附近一家广告公司缺人手,打电话来要我去为他们公司的发展助一臂之力。这家小广告公司所在的大厦是我们学校的一个附属产业,就在校园之内,思来想去,我还是没有找到不去的理由。 
星期六那天公司老板打电话来,让我下周一就过去上班,我欣然答应下来。要工作了,怎么也得打扮得体面些,我决定趁周日去买一件像样的衣服。 
买衣服那天下着小雨,在商场里正好看到一款天堂伞在搞优惠活动,于是就给自己买了一把。回到宿舍,舍友们普遍认为这把天堂伞并不好看,并且又像往常一样把我的审美观数落了一番。我习以为常,并不在意他们说的,只把淋湿的天堂伞撑开放在阳台,等它凉干。 
当我去收伞的时候,发现上面多出了一个洞。我好心疼,那可是一把新伞。是谁干的好事?仔细一想才明白我自己就是罪魁祸首,我刚刚往阳台扔了一个烟头。 
星期一仍然在下雨,一大早我撑着那把被烟头烫了一个洞的天堂伞去大厦上班。公司在十八楼,大厦只有十八层。我站在电梯门口,左手提着伞,看着电梯一层层下来。电梯开了,里面站着一个女孩子,明眸皓齿,眉清目秀,是那种看了就让人心情舒畅的女孩。她怀里抱着几本书,左手拿着一把伞。 
她从电梯里走出来,我走进去。开始时我并没有注意到她手里的那把伞有什么特别,直到它和我的伞纠缠到一起。我已经在电梯里,她已经在电梯外,可是我们的伞却缠到了一起,被电梯夹住了。这时候我才发现,她拿的那把伞颜色和我的差不多。电梯又开了,她怀里的书掉到地上。我马上把伞放在地上,去帮她捡书。 
当时,我希望她和我说一句:Thank you。然后我回她一句:It’s my pleasure。 
可是她什么也没说,只是冲我淡淡一笑。那笑太细微,我几乎分辨不出她是否真的笑了。她拿起伞就走了,不用想我也知道,她一定是在赶着上课。 
电梯再次合上,只有我一个人在里面。回想刚刚帮她捡书时的情景,我发觉自己简直就是一个绅士。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手提着一把伞。我突然发现,这把伞似乎有所不同,仔细一看,它居然少了一个洞! 
是她把伞拿错了!像电影里演的一样,我发现镜子里的我笑了。帮她捡书的时候,我看到一本书上写着她的学号,她是我们学校的女孩,而且学的是我们学校的王牌专业。我想我如果再遇到她,应该把伞跟她换一下。 
公司同事告诉我,大厦里有很多我们学校的学生长住,我想那个女孩应该是其中之一。 
第二天没有下雨,可是我仍然带着那把天堂伞上班。我希望能再遇到那个女孩,把伞还给她。走到电梯口等电梯,我希望她能站在里面。电梯门开了,走出来许多人,可是没有她。我有些失望。 
连续多天没有下雨,我却连续多天带着天堂伞上班,也连续多天失望。 
第二个星期的星期一,我预感到会遇到那个女孩,因为上次遇到她就是在星期一。可是电梯门开时,里面一个人也没有,我失望地走进去。看看镜子,我想嘲笑自己。 
走出电梯,向左拐,第二个房间就是我的公司,一个星期了,我已经轻车熟路。我推门进去,一抬头才发觉不对劲,房间里的格局和我记忆中的完全不同,里面还站着一个头发凌乱的女孩。和她对视了很久我才认出是她。我看看门牌,1703!我马上明白,是我刚刚按错了电梯,走错了楼层!我的公司应该是1803。 
她看着我,没说话。不难看出,她在为我的突然闯入感到惊讶。我看着她,急中生智,马上把手里的伞拿出来,对她说,我是来还伞的,上次在电梯口拿错的。她笑了笑,接过去。又把那把被烟头烧了一个洞的天堂伞拿给我。 
和上次遇见她的时候一样,她一句话也没有说,不过这次她的笑好像比上次更明显一些。离开1703,我从楼梯上18层,我打开我的天堂伞,居然发现那个洞被缝上了。看着那个被堵的洞,我笑了——男女就是不一样,我是不会想到把伞上的洞缝上的,而她,居然能找到针和线。 
到公司里,一个女同事问我为什么每天都带伞上班,我笑着回答:这叫未雨绸缪。她又开玩笑问我西装少了一枚钮扣叫什么,是不是应该叫不修边幅?我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,果然少了一枚钮扣。我笑着说她说得对,少一枚钮扣才叫休闲。我心里想,这件衣服可花了我不少钱,还没穿几天呢,就掉了一枚钮扣——鬼才知道那钮扣是什么时候掉的。 
此后的许多天,都没有下雨,我没有再在晴天里带着雨伞上班,却经常穿着那件少了一枚钮扣的休闲西装。 
多天以后的一个下午,我下班乘电梯,刚下一层,电梯就停在了17楼,我知道会有人进来,却没想到进来的人是她。电梯里只有我们两个人,我们谁也没有说话,我知道我应该上去和她搭讪,可是我是个天生不爱说话的人,也不知该说些什么,尤其不知道该跟女孩子说些什么,更何况,她是个漂亮女孩。我好像天生对女孩子有过敏反应。 
电梯走得比平时慢得多。我偷偷从镜子里看了她几眼。 
很长时间,她转过头来面向我,从衣兜里掏出一枚钮扣给我。那钮扣和我的西装上的钮扣一模一样。 
“你上次还伞的时候掉在1703门口了。”这是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。 
“是嘛,我找它好多天了。”我笑着说,有点紧张。 
“我带上身上好多天了,可一直没遇到你。” 
“谢谢你。对了,你的针线活做得很好!” 
她知道我是在说缝雨伞的事,听完我的话她笑了。 
有些人,你每一次见到都会有好心情。那天在电梯里我们互换了手机号码。 
后来又许多次上大厦,都没有遇到她。我猜想,她那么漂亮,一定男朋友。可是一想起她说她曾把那枚钮扣带在身上许多天我就莫名地高兴,就像我曾经为她在好多个晴天里带雨伞上班。 
多天之后,一个周五的晚饭时间,突然下起了雨,我正一个人在宿舍里抽烟,手机上来了一条消息,是她发过来的:我在主楼,没带伞。 
她为什么要把短信发给我?她凭什么断定我会给她送伞?难道仅仅因为她知道我有一把伞?这也未免太过自信了吧!已经来不及考虑这么多了,我拿起那把天堂伞,冲进了雨中。 
她怀里抱着几本书,站在主楼门口——我认为那是我大学里见过的最美的一道风景。跑到她面前,我说,让你久等了。她不解地问我,你明明带着雨伞为什么把自己淋湿了?我恍然大悟,说,时间太急,忘了把伞撑开。她这次的笑比此前的任何一次都更明朗。 
我撑开天堂伞,和她一起走进雨中。她看着我的上衣,问我为什么不把那枚钮扣缝上,我想了半天,才说,我还没有找到一个针线活做得好的女朋友…… 
那天,在那把天堂伞下,她挽了我的胳膊,在感到紧张的同时我更感到了幸福。我们一起抬头看天堂伞上面那个被她缝上的洞,她对我说:“以后别再抽烟了。”…… 
望着远处的雨,我突然爱上了这个多雨的秋。 

联系我们

芜湖天堂伞冰冻街专卖店
电话0553-2231786
手机13956202672
地址芜湖冰冻街58号综合办公楼门面房(军区对面)
联系人徐经理

微信号与公众号